新能源商用車發展迎來新拐點?

來源:新能源汽車新聞EV 發布:2019年07月27日 作者:趙建國 人氣:319
近日,智利交通與通信部宣布,將于今年8月在首都圣地亞哥投放183輛比亞迪純電動大巴。加之上次交付的100輛,比亞迪在圣地亞哥的電動大巴市場份額將突破60%。事實上,多家中國企業的新能源商用車都在努力拓展國內外市場。7月10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汽協”)發布的6月數據顯示,今年6月,我國新能源商用車銷售1.5萬輛,同比增長30.6%,環比增長67.9%,出現了自去年以來“止跌”上揚的良好勢頭。


新能源商用車發展迎來新拐點?


“在全球倡導綠色發展的新形勢下,我國新能源商用車正在迎來發展的新機遇。”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銷量止跌原因何在


6月新能源商用車市場出現的新氣象,極大提振了行業內的士氣。盡管上半年新能源商用車銷售5.4萬輛,同比下降6.6%,但相較于2018年全年降幅28%,已經顯著收窄。


“今日春暖昨日秋。”回想2018年車市寒氣突然降臨之際,新能源商用車也未能幸免,令人感慨。2018年,新能源商用車由于財政補貼大幅退坡、技術指標提升,市場銷量下降,全年共計銷售純電動商用車62701輛。當年新能源補貼新政過渡期間(2月12日至6月11日),由于去庫存原因銷量同比增長明顯,但隨后從8月份開始均呈現同比下降態勢。


2018年純電動商用車銷量排名前十位企業合計銷售42102輛,東風位居第一,但同比仍呈下降趨勢,北汽、長安、江淮、江鈴、解放五家為新進入前十的企業。從去年以來到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中不難發現,一是銷量逐漸向表現較好的頭部企業集中;二是行業洗牌加快的特征逐漸明顯。



從今年上半年情況看,全年超過去年銷量基本已無懸念。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其中主要原因,一是國內新能源商用車技術日益進步,二是產品的目標市場和目標客戶的針對性更強,三是積極拓展海外市場取得顯著成績。


例如,作為頭部企業之一的比亞迪,較好體現了上述特征。“今年新能源汽車的增速會變慢一點,而比亞迪的全面增速預計將達到70%至80%,比亞迪有信心。”在近日舉行的2019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期間,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王傳福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來自比亞迪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比亞迪的新能源商用車銷售4892輛,同比增長35.36%。取得這樣的成績,技術實力、產品布局、設計等因素都是不可或缺的。


遭遇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的情況,比亞迪積極尋求應對之道,保價政策、產品升級等舉措都在很大程度上帶動了銷量。品牌銷量的提高,歸根結底是車型銷量的提高,比亞迪新能源商用車能夠獲得如此可觀的銷售成績,自然離不開完善的產品布局。


自比亞迪推出首款K9大巴以來,比亞迪不斷提升技術創新水平,根據不同的市場需求和最新技術進展,比亞迪自主研制了一系列適合不同用途的商用車。如K6、K7、K8,以及比亞迪BYD6100LGEV10系列公交車,根據容量大小和載客數量,可供選擇的車型多達數十款之多。


在比亞迪K系列純電動客車中,配備了比亞迪自己研發的磷酸鐵鋰電池,行駛過程中完全無污染。車頂放置太陽能電池板,在行駛過程中可提供輔助續航動力;底盤配置優質懸架,設計工藝獨特,運行過程中噪聲小;同時,操作系統中裝配了大量高科技裝置,性能優越。該車內配置高靠背可調式真皮司機椅和高品質皮質公交座椅,精致美觀。整車隔音效果良好。還具有高安全防護措施,擁有整車設計防護、維修安全防護、短路防護、碰撞安全防護、涉水防護、漏電監測等,動力電池具有高安全性,各種防護措施符合國際標準要求。與燃油大巴相比,一輛比亞迪純電動大巴每年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6.3噸,每年可節約使用成本23萬元,8年累計可節約182萬元。同時,該車系列還使用了輪邊驅動技術、信息顯示裝置、整車CAN BUS通訊設施、無鑰匙系統、駕駛員身份智能識別、電機一鍵啟動以及車身防盜等系統,在充電方面,實現了慢充6個小時充滿100%,快充30分鐘可充50%。


正是這樣領先一步的產品布局,才能夠助力比亞迪一步步搶占市場先機。同時,伴隨著前奧迪設計師沃爾夫岡·艾格、原法拉利外飾設計總監胡安馬·洛佩茲,以及前奔馳S級底盤調校專家漢斯·柯克的加盟,使得比亞迪在車型設計方面如虎添翼。如今,在軟、硬件的協調搭配下,比亞迪車型具備了更多的競爭力,在新能源車型的賽跑中,展現出了十足的后勁。在保持電池技術優勢的同時,還在不斷追求智能化、科技感的全面發展,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都有了較大的收獲。前不久,比亞迪與印度政府簽署了供應1000輛電動大巴的合同。

  

其實,國內很多車企都在通過自己的努力贏得市場。奇瑞汽車旗下的商用車品牌開瑞新能源商用車,圍繞用戶打造高質量的新能源商用車產品和貼心周到的服務體系。如今,開瑞新能源商用車力拓海外市場,遠銷多個國家和地區。特別是開瑞新能源物流車一直穩居銷量第一梯隊,曾成為2018年國內新能源專用車的銷量冠軍,市場占有率達14%。開瑞新能源商用車與互聯網貨運知名品牌快狗打車的合作,開啟了開瑞新能源商用車“To B”業務的新篇章。開瑞新能源商用車不僅穩抓B端集團客戶,還積極布局終端渠道,拓展C端客戶營銷。日前,開瑞新能源商用車在傳統4S店基礎上創新性地打造了全新的業務模式組合——開新工坊,成為一個更高效的“人、車、客/貨”的匹配平臺,一個具備銷售租賃一體化、平臺運力一體化、產業生態一體化、數據服務平臺化的新零售生態。下一步,開瑞新能源商用車計劃繼續豐富產品線,為客戶提供多樣化的用車需求,依托開新工坊打造新能源商用車領域產業一體化生態圈。


車企洗牌面臨拐點



新能源商用車市場,既有機遇,更有挑戰,而且國內新能源商用車企業呈現出“強者恒強、弱者恒弱”的局面,而伴隨著車市滑坡、補貼退坡、外資入華,市場競爭進一步加劇,行業洗牌加速,新的拐點已經到來。“要在安全基礎上,持續提高運行效率,縮短充電時間;不斷降低車輛制造與使用成本,使電動汽車壽命逐步接近燃油汽車水平,增強市場競爭力。”7月3日,國家新能源汽車創新工程項目專家組組長王秉剛在2019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上表示。


如今,全球新能源商用車市場,從以重卡、皮卡、輕客為主導的歐美市場到以輕卡、微卡為主的日本、東南亞地區,再到體量巨大的中國國內市場,自主品牌新能源商用車的出口得到新的發展。同時,由于受到市場、成本、效益等因素的影響,車企之間的競爭更為激烈。


6月25日,我國新能源汽車進入“后補貼時代”,從中傳遞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即讓新能源商用車回歸技術創新和產品優質的本源,鼓勵技術水平高、安全可靠的產品推廣應用,促進行業優勝劣汰。


可以說,新能源商用車不同于其他車輛,不僅技術要求高,安全性能要求更高,采購的成本也高。在補貼退坡之前,客戶在購買車輛時看補貼的多少可能會影響到客戶的選擇和產品的銷售。而進入“后補貼時代”,客戶在購買新能源商用車時謹慎度就會提高,從注重補貼價格轉變為選擇技術能力較強、車輛品質優良的制造企業,只有擁有較高的技術研發能力,質量上乘的新能源商用車才會成為用戶的首選,真正有技術有實力的新能源商用車生產企業才能獲得生存與發展。


至關重要的是,我國新能源商用車產業仍處于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關鍵階段,整個產業盡管進步明顯,但仍然在技術創新、市場機制、基礎設施、監管體系等方面存在不足等深層次問題,加之長期執行補貼政策,使部分企業對補貼產生了依賴,一些企業和產品卡在補貼的“底線”上,導致企業創新不足,對市場重視不夠,甚至不能緊跟消費者需求,研發生產適用的中高端產品。因此,補貼退坡反而形成了一種“倒逼”機制,讓新能源商用車企業更加注重技術創新、成本控制、市場需求,通過提升產品品質來提高市場競爭力。


“補貼退坡,或許會改變行業格局,把一些只盯著補貼的新能源商用車企業淘汰掉。”王秉剛認為,同時也可以讓真正重視技術研發的企業有更大的生存和上升空間。俗語說“打鐵還需自身硬”,新能源商用車行業健康發展,必須開展自我“造血”功能,而不是靠持續性的被動“輸血”補貼。


當前,新能源商用車市場雖然面臨新機遇,但對于新能源商用車企業來說競爭更加明顯。客觀而言,在補貼退坡后,如果沒有一定的技術優勢和產品優勢,車企很容易在市場競爭中“竹籃打水一場空”,而對于那些技術優勢明顯、產品質量上乘的新能源商用車企業來說,則意味著更加良好的機遇期的到來。


面臨種種考驗,新能源商用車企業也在從各方面尋求突圍,如在技術層面,為了降低成本,可能在動力電池的選擇上會從三元鋰電池重返磷酸鐵鋰電池,尋求價格空間。而對于像比亞迪這樣的動力電池研發制造者來說,成本優勢將會進一步凸顯。


車企的競爭與淘汰,無疑也會影響到動力電池領域。“像寧德時代這樣的動力電池供應商之前一直供不應求,處于強勢地位,在退坡大潮下,接受主機廠壓價的可能性較小,但其他弱小一些的電池供應商,就不好說了。”正如鐘師所言,弱小的動力電池企業將更為艱難。


競爭必然會帶來優勝劣汰,一般而言,結果無疑對于發展大局是有利的。“總體而言,在補貼退坡政策的推動下,新能源商用車市場的格局正在趨于穩定,也許在經歷行業優勝劣汰之后,勝出的企業會贏得更加優勢的市場地位,也會讓新能源商用車市場的發展更加健康有序。”鐘師認為。


探尋創新發展之路


面對眾多不利因素,新能源商用車企業也在探索創新發展之路。在幾位業界專家眼中,我國新能源商用車企業發展或將面臨一些新情況。


一是新能源商用車市場競爭或將進一步加劇,這也是相關政策推動下新能源商用車企業加速轉型、提質增效的外在呈現;三是各種商用車型發展迎來新機遇。如我國房車產業和房車旅游方興未艾,市場發展空間巨大,或將成為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力點。


二是國內新能源商用車市場空間尚存,如國內旅游人次持續增長,連續9年增幅超過40%,對于旅游客車的需求有可能成為新能源商用車的新的市場增長點;


三是各種商用車型發展迎來新機遇。如我國房車產業和房車旅游方興未艾,市場發展空間巨大,或將成為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力點。


抓住機遇,創新發展,正在成為新能源商用車企業的共識和努力的方向。“吉利新能源商用車的目標,是成為中國最好的新能源商用車品牌。”吉利商用車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吉利的新能源商用車板塊已經開始悄然發力。從純電輕卡E200和純電公交E12、甲醇重卡M100、純電物流車E5、E6上市到增程式輕卡產品RE500上市,氫燃料電池公交客車F12和純電動城間客車C11上市……連續多款新能源商用車的推出,使吉利新能源商用車迅速打開了局面。無論是在產品類型、動力形式,還是能源燃料方面,吉利新能源商用車都在進行探索,不斷發生著新的變化。


當前,吉利新能源商用車已經有了準確的發展定位,以及全新的與眾不同的動力系統為核心的產品定位;兩大核心產品技術路線,即以e-GAPF動力系統為核心的城市新能源商用車產品,以甲醇清潔能源動力為核心的公路新能源商用車產品;并形成了中國杭州和英國考文垂兩大新能源商用車產品研發中心。而且,吉利新能源商用車已擁有四川南充、山西晉中、浙江義烏、江西上饒以及英國考文垂五大生產基地,可充分滿足市場差異化生產要求。隨著計劃的推進,吉利新能源商用車的表現也越來越令人振奮。


在這個競爭的時代,對大眾、豐田、戴姆勒等世界頂級跨國汽車集團來說,新能源商用車業務皆是其全球產業鏈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而越來越多有實力的中國汽車企業,也把發展新能源商用車、打造自主品牌,作為自己開拓市場、提升效益、創新發展的重要道路。值得欣慰的是,一些中國企業在資金、技術、人才、研發、國際化戰略、供應商體系等各個產業鏈條上都有了自己的謀劃和實踐,品牌向上穩步推進,上半年的銷量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有力的證明。


“在清潔綠色發展的新時代,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世界共同的選擇。”湖南大學材料與工程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黃宏文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的確,目前我國新能源商用車產業的發展面臨著一系列有利條件。


一是政策方面,不僅世界大多數國家都有了發展新能源汽車、禁售燃油汽車的時間安排,而且我國更是高度重視,從產業、消費、市場等方面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為產業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


二是新能源商用車的動力匹配也越來越多種多樣,無論是純電動、插電混合、氫燃料電池等技術都在不斷進步。


同時,在電動方面,相關標準的頒布也推動了市場發展,各地對于電動汽車的管理政策也在不斷細化和升級。從市場對新能源電動商用車的需求來說,隨著很多國家對壞境保護的認知度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人會選擇低碳、快速的出行方式。新能源商用車不僅滿足了“綠色消費”的新需求,而且科技創新的技術也吸引了更多消費者,“鋰電化”風暴正卷席著國內外的整個新能源商用車市場。


在行業專家的眼中,抓住機遇,加快發展是我國新能源商用車企業的必由之路,要從多個方面發力,推動產業發展。


首先,是立足市場需求,確定發展戰略。要充分利用現有的生產資質和產業基礎,整合全球技術研發力量及供應鏈資源,引進國內外先進管理理念和制造裝備工藝,全面升級現有新能源商用車產品,按照“新四化”方向,打造適應智能網聯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全新產業技術和制造平臺,深挖國內市場潛力,拓展海外市場渠道,在公平競爭中搶占新能源商用車更大市場份額。


其次,是重視技術創新,實現創新發展。要集中資本與產業力量,深度掌握新技術,深入運用新技術,深入挖掘國內外客戶的個性化需求,打造產品的核心競爭力,在新能源商用車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的技術變革中占據優勢地位。


第三,是面向全球市場,壯大自主品牌。企業要在規劃設計、品質服務、品牌推廣等方面達到國際水準,不僅要在中國新能源商用車市場提高產品競爭力,還要充分利用“一帶一路”等契機,加快布局國際市場,擴展自主品牌影響力。通過不懈的努力,引領新時期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展方向。


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展前景,是一片浩渺無垠的“藍海”。“安全、節能、環保、可靠、智能、高效是未來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展方向。”中國汽車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長李開國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大力發展新能源商用車,正在迎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好契機。


記者感言:新能源商用車發展前景可期

進入清潔能源時代,新能源商用車正在迎來嶄新的發展機遇。


有利條件之一,是市場的需求。在大多數國家都對節能減排、環境保護日益重視的前提下,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逐步淘汰燃油汽車已經成為大勢所趨。因此,很多國家已經從商用車入手開始進行市場布局。作為商用車本身,承擔著批量運載人員和貨物的使命,因此,也成為新能源汽車市場布局的重點。來自國內外市場的需求,驅動著企業的生產積極性。從企業角度看,不僅國際品牌巨頭們在布局新能源商用車,我國越來越多有實力的汽車企業也逐步重視新能源商用車的開發、制造和市場營銷。如今,我國生產的新能源商用車已經進入了歐洲、美國、日本、韓國、印度、智利等國家和地區,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我國企業在新能源商用車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值得欣慰的是,國內車企在國內外兩個市場的收獲,成為了今年6月新能源商用車銷量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


有利條件之二,是動力系統技術在不斷進步。如今,我國生產的新能源商用車中,已經涵蓋了純電動、插電混合、氫燃料電池等多種動力系統。這固然有賴于動力系統技術的進步,也與企業的努力、市場的需求密不可分。先進的技術,要在使用中才能不斷完善,才能體現其應有的價值。有基于此,我國的新能源商用車還在“新四化”之路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智能化、網聯化、電動化、共享化使我國的新能源商用車具備了更多適合客戶需求的性能,也博得了市場青睞。市場的良好反饋,就是對適銷車型最好的認可。


有利條件之三,是企業自身的努力。企業是市場的主體,面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各種不確定因素的集聚,企業感受的壓力也在增加,甚至行業淘汰也不能幸免。其實,任何產品在競爭環境下都在進行著優化和淘汰。經過優勝劣汰之后,勝出的企業會更具實力,面臨的市場競爭會更加規范。企業的實力,是綜合因素疊加的結果,這里面包含著技術創新能力、企業管理能力、戰略規劃能力、市場把握能力、產品設計能力等等。只有具備了綜合優勢的企業,才會在良好的市場競爭環境中得到生存和發展,這已是不爭的事實。


總而言之,發展新能源商用車,是政策的需要,也是市場的需求,更是面向未來的明智選擇。企業在競爭中發展,產品在使用中完善,可以說,新能源商用車的發展前景值得期待


文:趙建國  編輯:姚福泰 版式:楊明慧




山东时时手机下载